精选10码中特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10码中特 >
保护学生是否也该宽容老师? 毕竟孔子也说过“犯规”的话
发布日期:2019-12-05 06:31   来源:未知   阅读:

  保护学生是否也该宽容老师? 毕竟孔子也说过“犯规”的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最近,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倪冰冰在微信群里对学生破口大骂的截图被广为传播,引发争议。相当多的人对这位老师的师德问题提出了严厉指控。辱骂学生当然不对,但如果再看一下后续报道,大家对这位老师会不会有一些同情:倪冰冰被停止教学工作后,有学生表示,上过课的同学对倪冰冰评价都不错,得知将由代课老师接替,大家觉得挺舍不得。“他用词是过分,但平常教学工作做得好也是线/不能说辱骂学生的老师是好老师,但我要告诉大家,在今天的中国校园里,肯为学生着急的老师恐怕不多了。为什么呢?一方面,现有的教育机制并没有给严师提供保障。有句话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实际上把所有教学管理中的风险都转嫁给了老师。一旦老师严厉管教,学生出了问题,老师不管有理没理,总是遭遇舆论千夫所指。久而久之,很多老师也都感觉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另一方面,今天的学生也真的不好“管”了。对老师有所不满,截屏上网,甚至录音录像的情况新闻里也都曝光过。你觉得严师出高徒是为学生好,学生也许想着是舒舒服服躺成人生赢家。

  几年前,范斌担任国家青年男篮的主教练,对队员的管理异常严格,训练量特别大,火爆的执教方式导致了双方的误会。最终的结局,是队员用集体联名的方式要求篮管中心换掉范斌。

  事后范斌接受采访,表达出一丝茫然,“其实我没有把他们当外人,日常训练比赛中,有时会说两句骂两句,着急时会向屁股上踢一下,我是恨铁不成钢”。范斌说,“我是作为运动员、作为军人走到今天的,也是在大运动量以及骂声中扛过来的”。

  现在时代变化了,曾几何时,教练对运动员近乎体罚的要求、老师对于学生的批评呵斥,都被认为是正当的。随着时代的发展,权威被解构了,种种体罚辱骂的行为被曝光在公众视野之下,教练老师再也不可肆意为之。这是社会的进步,也是保障学生权利的必须。

  诚然,让学生感受到春风化雨,用爱和耐心对待学生的老师是最好的。但尊重与理解应该是相互的,老师布置作业按时完成,老师提出意见虚心接受,对自己的前途有期待和责任感的学生,老师当然也会报以鼓励与温柔。

  相反,如果你对自己的学业一点不上心,老师三番五次循循善诱,希望你努力一些,你也当耳旁风,气得老师骂了你两句,你就哭哭啼啼觉得自己受委屈了,然后利用舆论批评老师的不当。如此,有没有把老师置于两难之地?

  有人说了,老师为何不能好言好语教育学生?这么简单粗暴,配当老师吗?辱骂学生当然不对,同时是不是也要看到,老师也不是完人更不是圣人,一定程度内,他们的失范是不是应当被宽容被理解呢?

  其实就算是圣人,遇到一些学生恐怕也会情绪失控。我们都知道,孔老夫子一直坚持有教无类,要发掘学生的闪光点,但是如果按照今天的标准,他恐怕也有被吊销“教师执照”的可能性。

  比如,孔子就对学生说过“犯规”的话。当他看到宰予上课睡觉,也会生气到口不择言,“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这句话的后半句恐怕在内容上和上海交大那位老师的辱骂已经差不多了。

  当孔子发现冉求背叛了自己的理想去为季氏打工的时候,不仅没有春风化雨去感化冉求,居然说“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更过分的是,孔子和子路打过架,还打输了。虽然那时候子路还不是孔子的学生,但作为一位老师不讲理还动手,不被网上围殴真的是“天理难容”。

  说这么多,只是想表明,老师也是普通人,一定程度上的失范到底该不该被舆论“围殴”?我说的是“一定程度上的失范”,而非被媒体曝光的极端个案。一旦触犯了法律底线,那就必须拿法律说事了。学生的权益必须保障,处理“一定程度上行为失当”的老师,到底该如何把握这个度呢?如果一个真心为学生好的老师偶然情绪失控辱骂了学生,他在舆论炮轰中被清理出教师队伍,我们的教育质量真的能提高吗?当学生利用网络把严师赶下讲台的时候,学生的权益就保障了吗?

  刘墉说过,我们在家里,和父母可以无理取闹,但终有一天我们要进入社会,到时候,老板和同事,谁会宠着你?

Power by DedeCms